“别辜负了这个好时代”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8-10

  前不久的一天,我接到单位通知,要去采访一位广丰纪检监察机关恢复重建四十周年的见证者——吴培基。

  对于吴老这人,我原本熟悉。他今年92岁高龄,是南下干部,系广丰纪检监察机关恢复重建后的首任县纪委书记。退休后几十年,他始终心系纪检监察事业。凡区纪委老干部支部的活动,他都会积极参加,去年他还应邀到区纪委机关给我们上了一堂题为《坚持原则,敢抓敢管,做一名合格的纪检监察干部》的课。

  尤其让我肃然起敬的是,听说吴老90岁时,他没有大操大办寿宴,除亲属外,没有邀请其他人参加。事后有人问他,“您都90高龄了,为什么不办个风风光光的寿宴。吴老回答说:“大操大办宴席,中央八项规定政策是不允许的。作为老纪委书记,我更要带头遵守,可不能让纪委的同志为难。”

  对这样的一位采访对象,我心里当然是既兴奋又有点担心。兴奋的是终于能与我平时崇敬的老领导促膝交谈,担心的是吴老这么大的岁数,接受不了我的全程采访。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当天上午九时许,烈日当空,我备好采访提纲来到了吴老的家,吴老的家简朴而干净。

  吴老虽年高岁长,但身体依然健朗,耳聪目明,与他在客厅里谈话,他听得很清楚,特别是对我提出的一些问题,他回答得一点都不含糊 。

  打开了话茬子的吴老,很健谈。他告诉我,广丰县纪委是1979年开始恢复重建的,当时没有专设纪委书记职位,县纪委的工作是由时任县委副书记黄发藏同志分管负责的。他自已于1974年调任广丰县武装部政委,1980年转业到地方工作,任职广丰县委常委、分管纪委工作,干了一年多后,1981年被上饶地委任命为广丰县委常委、纪委书记。

  吴老回忆说,他正式上任时,当时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共有7个工作人员,两名副书记是从资深的老公社党委书记中挑选的,另外还从公社党委和县直部门抽调了3名副科级干部进班子。吴老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六个领导一个兵,我们是既当领导又当兵。现在条件多好啊,这几年纪检系统改革更是接踵而来,区纪委现在是兵强马壮,各项工作有声有色。我很羡慕你们呀!”

  “纪委职责多任务重,您们几个人又怎么忙得过来?”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那时候不比现在,简单说来,纪委的职责只有信访、案件、审理等三块,主要是党内办案。当时条件艰苦,外出调查取证一般是骑自行车去。我们一个人顶几个人用,每办一次案,心灵都要经历一次煎熬。”吴老哽咽着说,“从1984年起,县纪委开始设科室,人员也逐渐增加,1985年我从县纪委书记岗位退下来时,县纪委机关干部已增加到28个人。”

  “我老公就是个榆木脑袋,不懂得人情世故,为了工作可得罪不少领导。”坐在吴老旁边的他老婆责怪地说。

  面对老婆的“数落”,吴老向我说起一件往事。“当年县商业局有个女职工叫郭凤莲,那时候招工,本来别人表格都填写好了,她把别人的表格拿下撕掉,换上她子女的表格交上去。人家告状到我们纪委,我们经过调查核实,情况属实,就给了她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她不服气,也有原因,那时刚好碰上调工资,如果是警告处分的就可以调上去,如果说是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就不可以。她就四处告状,省里派了一个年轻的处长来了,要求我们把她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改为‘党内警告处分’。我说,不可以改,县里招工了10多个人,如果给她改了,那别人怎么办?那个处长很不高兴,临走的时候,我跟他握手,他手都不伸出来。”

  “那个时代,查案的阻力不小,说情打招呼的人多,包括书记、县长也会打招呼。有次在全县三级干部大会上,县主要领导让我讲几句。我就大声地说,我们纪委查办案件,希望书记、县长带头不要随便打招呼,我们纪委是绝对不为‘说情风’动摇的。”吴老继续说道,“纪委书记的职责告诉我,办案就是要认真对待,不管是谁来打招呼,都要顶住压力,坚持原则,一查到底。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对得起我的身份。”

  从吴老家里出来,迎着当空的烈日,我的心情激情澎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下,我们纪检监察事业正可谓光辉灿烂、如日中天。正像吴老所说,“我们遇上了好时代,更别辜负了这个好时代。”(广丰区纪委监委 潘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