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枝头椿芽香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3-25

  阳春三月,经过一个冬天的酝酿,老家院子外的那排香椿树早已蠢蠢欲动,不经意间冒出了朵朵玛瑙色的嫩芽。这如期而至的春色,像一个个跳跃着的精灵,给疫情下许久未打理的院子增添了不少生机。

  每年农历三月初,是椿芽上市的最好时节。早在汉代,农市就有椿芽售卖。有这样一首佚名古诗:“嫩芽美味郁椿香,不比桑葚逊几芳,可笑当年刘秀帝,却将臭树赐为王。”说的是西汉末期王莽篡位,将刘姓子孙追杀殆尽,惟有刘秀侥幸逃脱,四处奔走逃命。刘秀落难南阳时(今湖北枣阳),又累又渴倒在桑葚下,恰有一团桑葚掉入其口,于是吃了桑葚而得救。后来刘秀登基做了皇帝,依旧心心念念着这美味,便回南阳寻封桑树。不料此时桑葚已过季节,刘秀认不出来,误把臭椿当成了枯干的桑葚,于是便封了椿树为树王。

  我的记忆中,椿芽是一道鲜美的时令佳肴,将新鲜的嫩芽采摘下来洗净剁碎,打入鸡蛋放少许盐搅拌均匀后,倒入锅中煎至金黄色,起锅装盘,一道香气诱人、老少皆宜的香椿煎蛋就做好了。轻咬一口,椿芽独特的清香迅速占领了整个味蕾,俨然是春天给予勤劳农家人的最好馈赠,也是我儿时的美好回忆。

  都说“门前一株椿,春菜常不断。”小时候,家里孩子多,全家老小的生计就靠父母务农维持,虽然生活拮据,但父母“苦不能苦孩子,穷不能穷教育”的念头却从未动摇过。为了让我们上学吃得营养些,勤劳的母亲,在种满果蔬、养着家禽的院子外面,又插上了两株香椿。香椿枝干虽不能像其他树长得那样粗壮,但其向阳而生的生命力极其顽强,不大用打理,自我繁殖株苗很是迅速。几年下来,曾经的两株椿苗,就变成了一排挺拔的椿树。之后的每年,都可以吃上好一阵子新鲜嫩芽做的香椿煎蛋、椿末稀饭。遇上好的年景,还能吃上两块椿叶腌制的米粉肉,光想想都口水直流了。谷雨过后,母亲还会把香椿采摘下来洗净、剁碎、晾晒,做成盐菜常年保存。如此,一年四季都有香椿吃了。

  上中学的时候,家里离学校有一段较远的山路,中午基本都是带饭在学校吃。记忆中,母亲会早早起床生火做饭,矮旧的厨房里,柴火灶膛闪烁着的火苗照着母亲瘦弱而忙碌的身影,当娇嫩的春芽从枝头冒出,母亲就会及时采摘下来给我做香椿煎蛋,装在饭盒里带去学校。母亲常说:“头茬椿最是营养,多吃点,学习就能更好。”当时的我,不太明白椿芽的营养价值,只在意它的美味。想着抽屉里的香椿煎蛋,整个上午都精神抖擞。中午放学铃一响起,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饭盒,任凭香椿的香味放肆得飘散到教室的每个角落,尽情享受着属于我的幸福时光。

  在香椿的陪伴下,我们姐弟几个相继考上大学,毕业后在不同的城市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工作。但春天回家吃椿芽,却是这些年我们不约而同的习惯,也是家庭团聚的幸福时刻。

  今年,因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家人至今没有吃过一顿团圆饭。弟弟是人民警察,原本打算利用春节假期好好陪伴怀孕的爱人和许久未见的父母。但疫情传来,弟弟第一时间放弃了春节假期,毅然投身到防疫第一线,用实际行动诠释着90后警察的使命和担当。父母虽已过六旬,但也没在家闲着,主动请缨担任村里的疫情防护员。父亲白天巡回宣传疫情防护知识,劝返聚集的村民,夜里就去村口站岗值守;母亲则成为了一名消杀保洁员,尤其对公共厕所、健身广场每日进行重点消杀,他们用点滴行动守护着村子的安全和稳定。妹妹从事的是第三产业,受疫情影响最为明显。当别人在为啥时候能开业犯愁时,她听说社区招募志愿者,就赶紧去报了名。每天在小区门口站岗,仔细对出入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并做好登记,还积极通过好友从外地工厂调来居民急需的口罩,哪家若是有不便买菜买面等生活必需品的,她也总是热心帮忙解决。两个月下来,成了左邻右舍眼中的“国民好闺女”。我和爱人因为战疫工作需要,一直分隔两地,每天听着广播里新增的确诊病例,我们恐惧过,也担忧过,但微信视频时却总是给对方一个最美的笑脸,相互鼓劲加油,怀着必胜的决心投入每一次任务之中。

  春回万物生。当前,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众志成城、艰苦努力之下,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家人们却始终没有放松警惕,依然坚守着各自的岗位。虽然还是没有见面,可大家对全面彻底战胜疫情的信念却更坚定了。

  昨晚微信视频时,家人们约定,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们摘下口罩,回家重聚,一起品椿。(新余市纪委监委 黄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