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山漫笔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1-05-10 15:32:00

  走近油山,放眼望去,只见山峦起伏,林海绵延,油山像一张绿海图卷在你面前徐徐展开。顺着一处山岗前行,这里恰是信丰、大余、南雄三县交界地,素有“一处雄鸡叫,三县界内闻”之说。到达半山腰,向导用手一指,告诉我们,这是油山的西北向,再往前,就是彭坑了。

  彭坑?我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个人名,那是一位红嫂。

  当地人说,江西信丰油山有大大小小的山峰九百九十九座,还有长长短短的山谷坑口九百九十九条,半山腰间云雾处,住着一户独门独院的人家,那是周三娣的家。这位普通的中年妇女,在国民党军队对油山红军实行“清剿”的艰难岁月里,毫不犹豫地选择成为一名油山红军游击队的交通员。恶风中去,血雨中行,她经常提着一只竹篮为游击队送去食品和情报。那年端午节,周三娣为了让山上的红军游击队员们吃上一顿粽子,她提着竹篮,冒着倾盆大雨过河上山。当红军战士面对眼前这位湿了一身,摔伤了腿的山里大嫂时,个个感动得落下了眼泪。

  那段时间,由于国民党加紧了对南方地区,特别是对油山红军游击队的疯狂“围剿”,以油山为主要根据地的红军游击队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在生死存亡考验面前,他们绝处逢生。在油山,有多少“周三娣”在默默地支援他们?

  几十年后,当我们肃敬地伫立于这位红嫂的墓碑前时,那风雨剥蚀中的碑文依然清晰可见:“革命常青在,自有后来人”,这是人民对这位红嫂最好的褒奖。

  告别了红嫂的旧居,中午时分,我们终于登上油山峰顶。这座横跨赣粤两省,俯瞰三县六镇、方圆七八百里的山脉,此时被轻云薄雾所浸染。伫立于高高的山顶远眺,山川秀色尽收眼底。那波浪起伏的林海、那依山傍溪的村庄和林间嬉戏的飞鸟,是眼前油山的风景。

  “天将晓,队员醒来早。露侵衣被夏犹寒,树间唧唧鸣知了。满身沾野草。天将午,饥肠响如鼓……”此时,我脑海里响起了《赣南游击词》。伟人已去,音容犹在。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可曾忘却“创业艰难百战多”的年代?

  我不止一次地思考过这样的问题:是什么力量让陈毅、项英等一大批革命者,冒着枪林弹雨、历经千难万苦辗转到油山,举起革命大旗?又是什么原因让山里群众聚在一起,同呼吸共生死?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高高的油山为人民点燃了希望的“灯塔”,照亮了前进的道路。几十年弹指一挥间,悠悠岁月如长河奔逝,油山见证了这里发生的一切,更目睹了陈毅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战斗的情景。

  若干年后,陈毅回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在谈到油山时,动情地说这是一座让他终生难忘的山!油山是战斗的山,油山是历史的山,油山更是一座希望的山!它演绎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一幕。

  走遍油山,抚摸这里的一草一木,那人声物语向你倾诉的,正是油山的灵魂,那就是红色经典中的故事,让人永远忘不了……(信丰县纪委县监委 钱久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