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因“进退”而沉沦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1-26

  黑龙江省甘南县公安局原政委王敬东曾经是全市比较年轻的处级领导干部。他的人生“拐点”发生在 2009 年。这一年,全市公安系统领导干部进行大面积调整,王敬东自认为在县区公安系统中资格比较老,工作能力和业绩也不错,应该很有希望提拔。没想到的是,他被从拜泉县公安局政委岗位调任到甘南县公安局政委岗位工作。需要注意的是,前者是大县,后者是小县。

  王敬东从此意志消沉,一蹶不振。他已然认定,就算工作再优秀再出色,也不及一张大额银行卡,更不及有个好靠山或者“能人”的一句话。

  后面的事,不用多说了,和大量的贪官故事差不多:因为对金钱的不当追求,又倒下了一个曾经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干部。(详见11 14 7 版《中国纪检监察报》通讯《一次正常的职务调整后,他慢慢沉沦》)

  这个案例,看前面几段,我们或许还可以给当事人几分同情;可是,后来他因为看不破“进退”,自甘沉沦,做出一件件令人不齿的事情,那就无法原谅了,只能绳之于纪法。

  因为仕途在某个阶段受到影响而心理失衡,就把“兴趣点”转移到贪腐,放手捞钱去,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自认为工作成绩很好,应该更上层楼,可两度未能如愿,心有不甘,大肆敛财,最终贪腐金额达上亿元。重庆市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区长袁国圣,对职务安排心怀不满,认为“援藏三年苦算白吃了”,于是打起“小算盘”,大量收受贿赂。最近,本地一名干部落马后忏悔时则提到,他所在的单位因为机构升格,原以为“水涨船高”,自己也将上个台阶,没想到“水涨了”,自己这艘船却反而“搁浅”了,内心很失落,所以更加想方设法利用职权在经济上“弥补”。出现这类现象,当然应该引起用人单位的反思,但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当事人自身。

  职场“进退流转”本为寻常事。谁能确保一辈子一帆风顺,节节高升?升迁快,也许和能力有关,但也可能是你碰上了好机遇;升迁慢,也许和外部环境有关,但自身素质也可能是原因。所以,职务上得快,除了感恩,不妨庆幸自己“运气好”;职务没动静,权当自己“修炼”不够,根本无须怨天尤人,发完几句牢骚后,何必放在心上,该干嘛继续干嘛去。但要记住一句话:不管“进”或“退”,都不是堕落、沉沦的借口。

  仕途受挫就改变人生态度,乃至采取偏激措施,从一头滑向另一头,这是一种“迁怒”心理,和那些蓄意报复社会的恶性事件没有本质区别。自己陷入困境,不能正确对待,却把仇恨转向无辜群众(如持刀砍幼儿,纵火烧公交之类),对这种丧失做人底线的事,随时当警醒。身在职场的人们,一旦发现自己的内心出现这种“迁怒”的苗头,就要想到,如果不及时遏制,自己或将和那些以残忍手段报复社会的极端分子无异,继续往前走,可能是悬崖深渊,这可真不是小事!

  苏辙说:“君子之仕,不以高下易其心。”为官尤需平常心,不应过多受外物影响。“源洁则流清,形端则影直。”守住内心,增强定力,抵制诱惑,这事至关重要。一个人不

  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担任什么职务,都应该有自己的坚守,有相应的敬畏,常常想着高山景行,时时记得法纪高悬。即使身处逆境,也当把目光放长远,不为浮云所惑,以一份冷静、淡定、从容展望明天。(赣州市纪委宣传部 李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