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记·6月28日|“佛系青年”翻身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6-28

  第一次听到“佛系”这个词时,李明绸呵呵一笑,“这说的不就是以前的我嘛”。但在村里人看来,啥佛系不佛系的,他那简直就是“不上进”“吊儿郎当”:

  大小伙子一个,却天天胡子拉碴、衣衫褴褛,说他他还振振有词,“肚子饱了就行,在乎这些干啥”;

  30岁终于娶上媳妇,他却带着媳妇一起借住在二哥家,别人问他不觉得别扭么,他满不在乎地说,“在哪不都一样”;

  女儿出生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盖房子,买不起材料请不起工人,也不急不躁,一砖一瓦慢慢凑,一层不到80平米的房子,愣是盖了5年才完工;

  墙未刷、地未铺,就带着一家人搬了进去,称“有个地方住着就行了”。

  ……

  这就是江西省兴国县埠头乡桐溪村上塘组贫困户李明绸前些年的“佛系人生”。好好一个青年,为啥这般得过且过?

  答案是从小挨饿挨怕了,受穷受惯了。李明绸是个苦命娃,还未出生父亲就病故。迫于生计,15岁他就走上了做泥水小工的道路。由于从小过惯了苦日子,他对生活没有太多追求,干活都是为了填饱肚子,不以存钱为目的,凑活一天算一天。

  这样的心态,日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妻子由于产后大出血,落下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病根,每年两三万的医药费,让这个家更窘困。2014年,李明绸家被村里定为贫困户。在各项政策的帮扶下,2016年,他家脱了贫。但佛系青年李明绸本性未改,连正常的产业补助都懒得去争取。

  他自己倒是心安理得,作为同溪村统筹调度扶贫工作的大村长——江西省兴国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杨瑞汶却坐不住了。“其实李明绸倒也不是懒,而是真的没啥想法或者野心。”要帮他,就得想法把他的野心激发出来。

  杨瑞汶和村干部们开始隔三差五地上门和他谈心,带他去其他贫困户家走走,去学校看看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真是不走不知道,一走吓一跳。走出去后李明绸才发现,原来其他村民们家里都已经装修得如此现代化,而自己家却依然墙壁裸露。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村民们看到他都会掩嘴偷笑,孩子们在学校也都沉默寡言,怯声怯气。

  李明绸内心起了波澜。即使自己无所谓,但决不能让孩子跟着受苦受罪。“我不能再让人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家娃了!我要搞养殖。”李明绸找到杨瑞汶,决定把自己的土地全部流转给村里的蔬菜基地,然后专心搞养殖。

  说干就干。没有牛栏鸡舍,夫妻俩就把老的土坯房拆掉,一块砖一块砖自己来建;没有启动资金,李明绸就找帮扶干部借了100只鸡苗的钱;没有技术,杨瑞汶帮忙联系乡里的畜牧干事,从选种、育仔、喂食,手把手地教……

  从一开始的100只鸡,慢慢发展到现在的400只鸡、鸭,6头牛,从一窍不通到慢慢掌握养殖技术,现在李明绸家光产业这一块,一年收入就有5万元,房子也加盖了一层,并进行了装修。2019年,他还被评为全乡“勤劳致富模范人物”和“产业模范”。

  越过越好的生活激起了李明绸的斗志,他把养殖的任务交给妻子,自己又重操旧业,干起了泥水匠,每月工资就有5000多元。闲暇之余,妻子向村里申请了临时扶贫保洁员,每次有保洁任务,她总是第一个上工。今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没难倒夫妻俩。由于李明绸平时就喜欢把养鸭、养鸡的视频发在网上,早就积累了一批固定客户。疫情期间,夫妻俩送货上门,倒也没多少损失。

  “我的理想是继续扩大养殖规模,到时候带着其他脱贫户一起奔小康。”如今,46岁的李明绸不仅干劲十足,“野心”也越来越大,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佛系青年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邢婷婷 通讯员 江西省兴国县纪委监委 杨瑞汶余敏燕 王婵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