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勤廉典范
马金龙:“铁闸”是这样铸成的
来源:江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时间:2016-08-25

  “铁闸”是这样铸成的

  ——记厦门工务段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马金龙 

  纪委书记是什么?有人说,纪委书记是“护林员”,守护一方林木郁郁葱葱、生机无限;有人说,纪委书记是一道“铁闸”:把不正之风、横流污水拒之闸外,成为坚不可摧的防线,让党的肌体永葆纯洁、让优良的党风凝聚党心民心!

  南昌铁路局厦门工务段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马金龙,就是这样一名普普通通的“护林员”、就是这样一道守土有责的“铁闸”。

  在南昌铁路局纪委党风廉政建设的生动局面中,罹患癌症、担心自己无法“冲锋”一度递交辞职信的他有着怎样的担当与作为?

  八年办案交白卷,他如何知耻而后勇,牢记“最大限度地教育、爱护和挽救干部”,战胜心魔、找回初心,在查案子上打赢“翻身仗”?

  他经常说:纪委书记这道“闸”,如果自身锈迹斑斑、到处是窟窿,就会一冲即垮、一击即溃!那么,他在廉洁自律上又有着怎样令人称道的优异表现?

  8月7日,酷暑已过,凉风习习,广袤的原野丰收在望。记者走近马金龙,聚焦一名普通基层纪委书记的嬗变,探寻一道“铁闸”淬火锤炼、浇铸而成的历程! 

  找回初心!一名“后进”基层纪委书记知耻而后勇、打赢“翻身战”,成功战胜不敢查案子的重重“心魔”,在职能的转变中攀了一个大台阶

  “惭愧,真的惭愧。我的工作曾经是“列尾”,经常挨批评、遭通报的,还是换个人宣传吧,站段纪委书记里面,很多人都比我干得出色”!这并非马金龙谦虚,而曾经是不折不扣地事实。

  2005年,马金龙从原邵武车务段来到厦门工务段担任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他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查案子难免得罪人,自己身体不好、年龄大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混到退休算了。特别是对于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觉得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共事、同在一口锅里吃饭,说多了、说重了会影响团结,担心自己“被孤立”------

  自2007年至2014年,就在马金龙打着“小九九”的八年时间里,段纪委查办案件数量为“零”,“铁纪律”、“高压线”在少数党员干部心中一点点变成“软面条”、“橡皮筋”,他脚下的部分阵地一寸寸失守:全段包括班子成员在内,因违纪违规被路局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七人,其中仅班子成员就有三人受党内警告、一人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2015年一名班子成员因受贿罪被开除党籍、路籍并判刑。

  由于查办案件连续八年“交白卷”,马金龙多次被路局纪委通报批评,有一回在大会上被路局纪委领导点名批评三次,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2014年,因为监督、执纪不力导致不良后果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在全局纪委书记会议上做检查发言。

  2015年,副段长罗某某因受贿罪被判刑四年,更是在全段掀起轩然大波,也对马金龙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身穿囚服的罗某某懊悔沮丧的目光、其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像一道道鞭子狠狠抽打着马金龙,自责、愧疚与惋惜像刀子般剜着他的心:如果自己提早敲警钟、扯袖子甚至猛击一掌,让罗某某及时踩住刹车,就不致于被检察院办案人员追上门来,他也许不会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 

  “查案,不光是为了惩治腐败,更多地是在最大限度地教育、爱护和挽救干部!”此时此刻此景,让马金龙真正体会到了路局纪委领导所说得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局纪委“打老虎”、“拍苍蝇”的节奏越来越快、问责鼓点越来越疾。针对少数纪委书记不愿办案、不敢办案的问题,局纪委采取每月公开通报和约谈教育、诫勉谈话等措施,将“螺丝扣”越拧越紧。自2014年起,对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不力的相关单位、部门,在月度绩效考核中直接扣减相应分值和当月工效挂钩总额------ 

  犹如一记记重锤擂在鼓面上、恰似一枚枚银针扎在经络上,各级纪检监察干部们的状态越来越好,查办案件保持高压态势,全局立案数及大要案查处数不断刷新,廉政建设千帆竞发的生动局面迅速形成。

  现实挥动教鞭,给马金龙上了生动的一课又一课,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整晚整晚失眠、一次一次追问:纪委书记应该有什么担当和作为?自己吃了多年败仗,怎样才能反败为胜?“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如何转变?

  就在一次次追问和反思中,马金龙的担当意识渐渐醒来,激情之火烈烈升腾。他找回了初心、也找准了“哨位”:坚持守土有责,竭尽所能拉回接近红线的人、挽救已经湿鞋的人、警示蠢蠢欲动的人!

  接地气才能驱邪气、树正气!过去,马金龙习惯了坐等举报,但自2014年以来,他变守株待兔为主动出击,结合日常工作检查和专项检查等,深入到车间班组接地气,从干部职工的“牢骚怪话”里、从毫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中获取重要信息和线索。

  2015年3月,马金龙来到材料科450库检查。库里一派忙碌景象,十多个劳务工正在堆码废旧枕木,看上去作业量还不小。劳务工额头上的汗珠更加引起了马金龙的警觉:这么大的作业量、这么卖力干活儿的劳务工,工钱如何支付?款源从何而来?

  马金龙记得很清楚:前段时间路局审计段财务工作时就提出过这个问题。于是他不动声色,回到段里后直奔财务科,没有查到这笔费用的相关记录,材料科废旧轨料“有鬼”基本坐实。 

  查处这起案件,最难得是如何卸下涉案人员特别是唐某某的思想包袱:年轻的唐某某精神压力过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手机成了手雷,听到手机铃声响就心惊胆战,半个来月瘦了整整一圈。具体经办人员既怕今后不好开展工作,又怕被旁人指点“做人很差”,对小金库每一笔支出的去向不肯交代。马金龙苦口婆心、软硬兼施,一点点打消涉案人员的顾虑,并撂下“硬话”:想不起来就是装了自己腰包。最终成功办结案件,有关当事人受到相应处分。

  案件最终成功办结,有关当事人受到相应处分。八年零查案这一不怎么光彩的记录作古,本该是眉头舒展的高兴事儿,但马金龙的眉头却拧得像铁疙瘩:锄头轻轻一挖,就挖出来时间跨度长达两年多的案子,段里肯定还有其它案子!

  2015年4月,段党委书记何闽安在与马金龙商谈工作时谈到,段多经公司原总经理卜某某,多次在外炫耀自己的副科级别。何闽安告诉马金龙:按照规定段多经公司总经理是没有级别的,他怎么会是副科级干部呢?他的副科是怎么来的呢?

  虽然卜某某早在六年前就已经调到其他单位工作了,但何书记表态这件事一定要查,而且不管有多难、不管涉及到谁都要查个水落石出!

  马金龙率领调查小组外围核查和取证后,初步认定段劳人科科长邱某某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为不具备提级条件的人员办理虚假材料。他及时向段党委和路局纪委汇报,并请求路局纪委派员指导办案。

  邱某某一口咬定:自己是受原段长口头授意为卜某某办理副科事宜,声称当时还召开党政联席会议研究通过的,并且拿出了会议记录和干部任免呈报表。在路局纪委办案人员的指导下,马金龙和案件小组人员通过查阅段行办和班子成员的会议记录,结合邱某某提供的会议记录上关键字句笔迹的新旧、笔画的粗细等综合情况,确定会议记录为伪造。

  办案人员为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多次联系、上门走访原段班子成员和劳人科退休工作人员,询问核实情况,查阅大量档案资料。经过三个多月加班加点、深入扎实的调查,终于让整个案情水落石出。按照组织程序和党纪条规,段纪委对有关责任人给予相应处分。

  2015年至2016年七月底,全段共排查案件线索11件,立案九件,处分党员干部10人,自查案件数量和受处分党员干部远远超过2015年之前的八年总和。九件案子办下来,干部职工拍手称快,更可喜的是:马金龙既在实践中摸索到很多办案技巧,又彻底放下“小九九”,成功战胜查案子会得罪人的“心魔”,在职能转变上攀了一个大台阶!

  无愧于心!磨刀不误砍柴工。边科学治疗边勤奋工作,收回辞职信、吹响冲锋号,打赢疾病“狙击战”的同时,在监督方式的转变上迈出了一大步

  “阿拉会很快结束手术的,你实在痛得吃不消就喊、就叫!”2016年早春,上海某知名肝病医院手术室里,马金龙正在咬牙接受有生以来最痛苦、最危险的手术——肝脏射频消融手术。

  烧伤的疼痛等级是世界公认最高的,而射频消融术是把一根长约20厘米、毛线针粗细的电极针,插入到肝脏病灶,逐渐加热到100度左右,进行40分钟的持续烧灼,直至把肿瘤“烧掉”,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防止肿瘤转移的作用。这样的烧灼所造成的痛苦,可想而知!

  时间好像停滞不前,空气恍若凝固不动。40分钟仿佛有40年那么漫长,好在射频消融手术非常成功,术后恢复也不错,但主治医生再三叮嘱:丝毫不能懈怠,除了坚持服药外,还必须频繁来医院复查。

  马金龙陷入纠结之中:2015年办完九件案子过后,段纪委工作吹响了“冲锋号”,马金龙担心手术后身体撑不住,会影响好不容易形成的良好工作态势,自己干脆从这个岗位退下来随便干点啥都行。考虑再三、再三考虑,马金龙递交了辞职信。

  路局领导在电话里给他加油打气,鼓励他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继续干,局纪委各部门会加强指导和帮助。段党委书记何闽安、段长李文澄也表态:我们全力以赴支持你!

  手术后恢复良好的身体状态、路局领导的关怀与勉励、段班子成员的鼎力支持,让马金龙毅然决然收回辞职信,精神抖擞地投入到工作中。

  只要身体状态良好,马金龙就会一个猛子扎到基层,在“三转”上孜孜探求、频频发力。 

  “磨刀不误砍柴工。把身体弄好才能干得更长久、也才能干更多的工作!”这笔账,马金龙算得很是清楚。

  每次身体出现严重不适,马金龙再忙都要抽空去医院检查,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马金龙在厦门、漳平家里和原先包保的华安车间,分别存放有一个药罐子,走到哪里都背着中草药,每天坚持熬中药调理身体。桌上咕嘟咕嘟炖着的中药、满屋扑鼻的浓烈药香,让很多现场干部职工对马书记既心疼不已又心生敬意。

  一次次深入车间班组、一次次与干部职工零距离接触,让马金龙得以全面、深度掌握现场实情,在转变监督方式时更有谱、行使监督责任时更精准。

  2014年8月份以前,厦门工务段零小工程招投标的传统方式是:由业务科根据历年施工队伍的合同履行能力和业绩,提出选择三家施工单位建议方案,提交段零小工程招议标小组,以党政联席会研究的方式综合评分票决,确定施工队伍。

  这种方式容易受到人为因素干扰,纪委的监督流于表层。该如何突破?马金龙陷入沉思。

  2016年,马金龙在和段班子及相关科室反复研究、讨论的基础上,召集段管内所有施工队伍负责人,听取大家的意见,大家各抒己见最后达成共识:靠综合实力拿工程最好,拿不到也认输!

  段里委托厦门专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负责招标,并把以往综合打分评定改为综合评分和最低价中标相结合的方式确定施工队伍。为防止低价中标的施工队伍“脚手架下做手脚”,通过偷工减料等方式压缩费用,段里加大对施工质量的监督、验收和考核力度。如此一来,既让施工单位心服口服,又在确保施工质量的前提下,为段里和路局降低工程费用。

  在招投标的监督中,马金龙眼里不揉一粒沙子。今年8月9日,在组织水害复旧项目监理公司的开标过程中,马金龙发现参与投标的某公司提供的标书等相关资料不够规范,立即宣布终止开标,要求所有标书按标准推倒重来,并对投标公司不严谨、不认真提出严厉批评:如果下次还存在类似问题,招标办在审核时直接取消该公司的参投资格。

  初次参加招投标的公司负责人汗水都出来了,不迭声地连连表态:请马书记放心,我们一定按标准整改!

  自2015年,段纪委的监督在从表层到深度监督的转变上迈出了一大步。更值得高兴的是:因为乐观的心态、科学的治疗、妥善处理治疗与工作的关系,马金龙的病情自射频消融手术至今,始终比较稳定。

  白水鉴心!“宁可对不起亲戚、朋友和家人,也要对得起党员干部这个称号”!一名普通党员干部打赢廉洁自律“持久战”,在作风的转变上赢得了职工大大的“赞”

  “老板!”这是少数干部职工私下里给马金龙取得绰号,意思是说他遇到不合规定的事情总是“把脸一板”,有时候还不太“近人情”。“宁可对不起亲戚、朋友和家人,也要对得起党员干部这个光荣的称号”!马金龙始终坚守一名党员干部的“道”,犹如士兵坚守着战斗高地,这让他成了少数人眼中有些“死板”的人。

  但这样“死板”的人、这样的“老板”,却赢得了绝大多数干部职工的赞誉。

  马金龙多次在厦门、漳平、上海等地住院检查、治疗,每次他都守口如瓶,甚至特意交代护士和导诊台:如果有人来问我,不管是谁,一律说你们医院没有这个病人!

  2015年年底,一位私交不错的车间干部带着爱人到厦门某医院探望马金龙。小两口一个个科室、一间间病房找过来,送上装有现金的小信封:马叔,一点小心意,自己买点营养品吧!

  正在打点滴的马金龙说什么都不肯要,欠起身子推搡,由于用力过猛差点跑针,马金龙痛得哎呀一声赶紧喊护士,下属着急忙慌把信封塞到枕头下:“这是晚辈的心意,又不是求你升官发财!”说完拉着爱人快速“逃”出病房。

  出院后,马金龙把这位下属叫到自己办公室,笑眯眯把小信封退还给他:“心意领了,钱拿回去!”下属刚想说什么,马金龙把脸一板:“否则通报你啊!”

  段工会有时候开展文体活动,洗漱用品、球服之类的奖品马金龙从来不要:我又没参加活动,奖品自然不能要!有一次,段工会主席郑润到马金龙的单身宿舍去看望老马,看见老马正煮饭,电饭锅又小又旧,煮出来的饭有些夹生,口感很差。

  第二天,主席提了个电饭锅到马金龙办公室:“上次搞活动多出来的,放着也是放着,你拿去用!”马金龙说什么都不肯收:“这怎么行?这绝对不行的!”郑润虽有些小尴尬,在心里却对马金龙竖起了大拇指。

  不该要的坚决不要,名正言顺可以要的,马金龙居然也不要!他诊断患上癌症后,郑润当面说、打电话说了好几次,让马金龙填写大病救助申请表:你完全符合条件,路局工会给予一次性补助两万元,每个月还有800元补助!但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的收入扛得住,我不写申请、补助也不要,把补助留给更需要、更困难的职工吧”!

  马金龙家并不宽裕。生病后长年累月吃药、住院,除了抗病毒和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他还遵从医嘱,每天熬中药、服用片仔癀等保健药品增强抵抗力,平均每天光吃药就要花费近两百元,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他本人的生活非常节俭,今年夏天宿舍要买台电风扇,老马跑了好几个超市货比三家,嫌贵没舍得下手买。打电话让儿子网购,同品牌、同款式的风扇少花了60元钱,老马非常开心:省下60元就等于赚了60啊!

  对他的“家底”知根知底的老邻居、老同事透露:老马家里一台单开门的老式水仙牌电冰箱用了15年,直至市面上这款牌子的电冰箱没了踪影、电器修理人员束手无策才换了台新的。     

  老马坚持不要大病补助还有另一层担心:按照规定,大病补助对象要公示,自己虽然完全符合条件,但难免会有不了解情况的职工吐槽:领导收入这么高,还来跟我们争补助!

  老马非常在意职工群众对自己是差评还是好评,因为他深知:某种程度上,自己的形象就代表着党员领导干部这个群体的形象,他决不允许自己给这个群体抹一点点黑。但是马金龙对家人的评价却“很不在乎”,儿子马俊彦对他意见最大。

  马俊彦2005年分配到漳平站干调车。漳平站是漳州车务段管内唯一的一等站,调车作业繁忙。六年后,小伙子有些吃不消,希望老爸想办法把自己调到厦门工务段,却被马金龙板着脸批评了一大顿。

  2012年,马俊彦在一次作业中不慎右臂脱臼,随后,右臂又先后脱臼两次。老伴儿心疼得掉眼泪,冲老马嚷:调车再干下去,儿子就成残废了!不去厦门工务段了,你活动活动、想想办法,给儿子在车站换个岗位总可以吧?

  马金龙好歹做个样子跟老伴儿有个交代,同时也确实担心儿子在作业中突然脱臼酿成严重后果,就应了下来。一晃几年过去了,儿子依然在调车岗位上“撑”着。右臂虽然没有再脱臼,对父亲的感情却“脱了臼”,谈恋爱啊、结婚啊,有什么事都只跟妈妈说。

  马金龙不在乎儿子给自己的“差评”吗?不!每每想到有些“僵”的父子关系,他总是一筹莫展:“这‘案子’可怎么破哟”!

  好在老伴儿通情达理,经常在儿子面前讲老马作为党员干部特别是纪委书记的难处和良苦用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马越来越理解老爸,小伙子安安心心、勤勤恳恳,凭借优异表现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调车长,对父亲的埋怨也一点点消散,爷俩儿的关系和好如初。

  采访即将结束时,马金龙告诉记者,他最喜欢的歌曲是李宗盛的《和自己赛跑的人》:“自己前些年工作没干好,很惭愧。我现在要跟时间赛跑、更要跟疾病赛跑,争取多做些事情、争取把事情做得更好,到退休时跟自己说一句:你这道‘闸’没有白当”!     

  跟自己赛跑的“铁闸”,值得我们为之点赞、喝彩! (南昌铁路局纪委  郦军、张贵锋 )

  • 版权说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中共江西省纪委 江西省监察厅主办 备案许可证编号:赣ICP备10201695号-3
  • 技术支持:江西省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280*800分辨率